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宁德频道首页 > 海峡财经 > 正文

GDP“破八”引发学术纷争 经济转型迫在眉睫

nd.fjsen.com  2012-08-13 11:06:18 来源:国际商报  我来说两句

中国经济增长模式转型别无他路

中国经济在二季度“破八”之后,引发学者和机构之间对未来形势的研判分歧。但宏观层面的争执,淹没不了为求稳增长的政策发力,多个省市已经相继出台新政刺激经济,大投资、大项目再一次成为拯救力量。经济下行固然存在风险,但是借抵御风险为名,一而再地强化传统发展方式,形成经济发展的模式依赖,才是中国经济的最大风险。这一模式在避免了短期经济下滑的同时,必将锁定经济长期低质量增长的结局,一旦锁定成形,经济急剧衰退将无法避免。对于中国来说,下一步经济发展的重中之重就是要摆脱这种模式依赖,切实调整经济结构,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深化改革。

7月初,花旗银行研究与投资分析主管邱思甥在北京表示,今年下半年最大的变数不是欧债,而是中国经济,中国经济已经到了近30年最危急的时刻。此言一出,一片哗然。《人民日报》引述国家信息中心副研究员张茉楠的观点指出,当前中国经济增长虽然略显疲态,但并非像花旗预言的那么悲观,中国政府具有较强的宏观调控能力,随着稳经济、稳政策、稳大局的国家政策开始显效,经济不会出现“断崖式”下滑。

GDP“破八”引发学术纷争

今年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时隔3年后再次跌破8%的心理关口,实际增长7.6%。尽管国家决策层早在年初就已打下年均增长7.5%的“预防针”,但这个数字依然给全球市场造成不小的冲击。不论是长期还是短期,看空看多之声此起彼伏,7.6%是中国经济U形反转的触底之作,还是“破八”之后进一步回落的阶梯,成为经济学界争论的焦点。

乐观者认为,看空中国,大错特错。量子基金前合伙人罗杰斯表示,一些投资者对中国的悲观看法是大错特错的。世界银行原副行长林毅夫表示,根据部分发达国家经济发展历史经验,一国人均GDP只有达到美国人均GDP的60%左右的时候,才会进入低增长阶段。根据测算,中国在2030年人均GDP将达到美国的50%左右,在此之前,中国经济仍将保持8%左右的高速增长。英国罗斯柴尔德资本合伙公司对中国经济的看法是,度过当前的最坏时候,下半年会慢慢走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的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也认为,尽管2012年中国经济可能下滑至8%左右的增长水平,但到2013年,中国经济增速仍将重新回到8.5%,中国经济在“中期”范围内存在“硬着陆”的风险仍只是“小概率”事件。交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则更为乐观,他表示,中国经济已经有企稳迹象,预计下半年经济形势要好于上半年,GDP同比增速将在三季度开始回升,三、四季度GDP同比增速将在8%、8.3%左右。

悲观者则认为,没见过比今天更糟的局面。中国宏观经济学会秘书长王建认为,中国经济直到2013年才能见底,在欧美经济进入衰退的情况下,不排除中国经济增速在2013有破6%的可能。他说,当前形势下,中国政府已经没有能力、没有条件再推“新4万亿元”了,即使推出了也不会取得此前的效果。天则经济研究所荣誉理事长茅于轼认为,中国经济仍有“硬着陆”风险,只是现在还处于“潜伏期”。沙钢董事长沈文荣表示,从业30多年来,从没见过比今天更糟的局面,并表示自己看不到中国经济的低谷期是3年还是5年。“卖空大师”吉姆·查诺斯更是表示,在现代经济体系下,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经济构造如中国般畸形,当仔细研究中国的微观经济、深入到具体的公司时,就会发现中国不良贷款和贷款规模的扩大要比希腊、西班牙更糟糕。GMO基金投资战略负责人齐亚派利断言,中国正成为所有经济泡沫之母。“我打赌,中国将进入衰退期,这是基于中国房地产泡沫的短期判断。”

全球经济形势日趋严峻

众多学者与机构的认同差异恰恰反映出形势的复杂性。尽管有汇丰采购经理人指数(PMI)超预期反弹、下半年中国企业接获大量订单等一系列积极信号,但是微观经济似乎更支撑经济形势并未好转的判断。

在东部经济大省浙江,当地企业经营效益下滑、生产经营综合成本提高、订单进一步减少、减产停产现象增多……仅温州一地,就有60.43%的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出现减产或停产现象。浙江省人大财经委出具的一份调研报告概述了当前浙江经济的四大问题:市场需求依然不振;部分企业生产经营困难;工业经济仍然面临下行压力;地方财政收支平衡压力增加。

在另一个经济强省——广东,情况也极为相似。广东省发改委表示,今年以来广东经济下行压力之大超乎年初预期,主要经济指标增速低于年度预期发展目标,特别是投资、消费和出口三大动力都比较疲软,企业生产经营十分困难,财政收支平衡压力加大。糟糕的经济形势已经传导到就业市场。从浙江、江苏、河南等地反馈的消息显示,受传统出口产业不振、房地产宏观调控等因素影响,以往在春节前才会出现的民工返乡潮正在多地提早到来。

不仅是国内,目前全球经济已经陷入2009年以来最艰难的困局。在发达国家中,美国6月失业率维持在8.2%,第41个月高过8%,零售额也连续3个月下降,消费者信心指数连续4个月下降。欧洲则同时面临各国政府负债庞大、银行营运困难及经济成长疲软三大难题。目前欧元区平均失业率达11%,是1999年欧元上路以来的最高水平。葡萄牙、希腊、意大利与西班牙经济均已陷入衰退,德国、荷兰和卢森堡的信用评级从稳定下调至负面。“金砖国家”中,印度今年一季度GDP增长率仅为5.3%,创下近10年来的低位。与此同时,印度出现了资本大规模外流现象,印度卢比对美元大幅贬值。巴西政府已经把今年的GDP增长预期下调至3%,而代表私人部门的金融市场分析家们则更加悲观,他们预测今年巴西的经济增长仅为1.9%。

经济转型迫在眉睫

危机之下,中国各地方政府已经开始行动。7月2日,广东省出台《关于促进稳增长调结构惠民生工作的若干意见》,提出19条具体措施促进经济平稳健康可持续增长。7月16日,宁波市政府出台减免企业税费、加强工业有效投资、优化产业结构和推进企业创新“26条”新政。7月23日,南京市政府发布有关拉动基建投资、地产汽车消费和新兴服务业消费意见。7月25日,长沙市政府对外发布2012年重大推介项目195个,总投资额达8292亿元。贵州业已筛选出总额3万亿元左右的重点投资项目。除此之外,包括上海、陕西、四川、湖南、湖北等地方政府均已明确了其稳增长的措施。

审视地方新政,不难发现,对于绝大多数地区来说,“稳增长”手段只是依靠加快投资速度、集中开工和审批一批大项目。投资依然作为地方政府对冲经济下行的首要选择。

华盛顿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尼克·拉迪表示,中国的投资占GDP比重已经连续9年超过40%,这样持续的经济高增速在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尚无先例。2011年,中国的投资占GDP比重更是达到49%,这一比例已经远高于日本在上世纪70年代经济高速增长时期40%的比例。更令人担忧的是,任务性的投资更多的是劣质投资,尤其是在房地产领域,而这种投资换来的或将以经济急剧衰退为代价。

事实上,一些苗头已经显现:大型项目纷纷上马,地方政府新一轮投资开始“涌动”,在实体经济需求继续萎缩、工业经济持续下行的情况下,房地产似乎再次成为经济复苏的最大“亮点”。5月份,房地产投资同比增长18%,较4月加快8.8个百分点。与此同时,房地产开发企业到位资金增速回升,5月房价上涨城市数量较4月翻倍。

这条曾被温家宝总理定义为“不稳定、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发展道路,如今已经固化成为经济发展不得不严重依赖的模式。2009年~2010年,大规模投资使中国经济快速走出低谷的经验一定程度上合法化了这种模式,所以当危机再次袭来的时候,逻辑和经验习惯性地让地方政府再次瞄定了这一模式。依据尼克·拉迪的理论,这一模式在避免了短期经济下滑的同时,必将锁定经济长期低质量增长的结局,一旦锁定成形,经济急剧衰退将无法避免。所以,对于中国来说,经济下一步的重中之重就是要摆脱这种依赖模式,切实调整经济结构、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深化改革。事实上,处于十字路口的中国经济,除了转型,无路可走。作者:金爱伟(作者单位:中国宏观经济信息网研究部)

  • 责任编辑:吴杰敏     标签:GDP 破八 学术 经济
  • 打印
  • 收藏
  • 【字号
相关新闻
相关评论
东南网新闻援助频道
宁德新闻官方微信点击或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