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柘荣参农:变坐地花钱为“钱生钱”

nd.fjsen.com 2013-01-17 10:01   来源:东南网 我来说两句

东南网-福建日报讯 (记者 郑德冬 潘文书)

几年来,太子参价格居高不下,不少柘荣农民鼓足了腰包,存款少则几十万元,多的上百万元。

包里的钱多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有的人在县城置办了房子,也有的人干脆坐到了棋牌室去。

有那么一班人,自己创办了农产品加工企业,走出了产业转型的新富路。

有钱的烦恼

2010年的倒春寒对柘荣参农来讲是难忘的。由于猝不及防的霜冻灾害造成了刚出芽的太子参大面积死苗,当年太子参虽说严重减产,却又爆出了每公斤360元的历史最高价,受灾较轻的参农不乏收入几十万元的,可谓“一夜暴富”。而之后的两年时间里,让参农更感喜出望外,因为太子参均价都维持在了每公斤180元的高价位上。

家住楮坪乡郑家洋村的郑成生这几年种植太子参积攒了百万元存款。虽说是太子参让自己手头上的钱多了起来,还是担心太子参价格的不稳定。早些年打过零工,跑过业务的他始终不安于现状,时时都思考着有没有一个能够“钱生钱”的创业方法。

“大家都知道把钱放在兜里那是等它贬值,有人说投资广西的房地产,有人说投资福安的电机厂,我爱人甚至想在县城开一家服装专卖店,可是一想起身边很多创业、投资失败的例子,又增加许多顾虑。钱也就一直在银行存着,那种想有一番作为又不能立马行动的感觉说实在的,都困扰着你睡不好觉。”郑成生显得有点踌躇,这几年靠种植太子参收入了上百万元,让他有大干一番的冲动,却又不敢贸然行动。

这何尝不是诸多有钱农民的烦恼?

转型成老板

2011年底,在北京、西安等地开茶庄的王立权回了一趟老家,他告诉郑成生,自己的茶庄每年都有上百吨的茶叶交易,他希望村民可以联合办茶叶加工厂,技术由他出,订单也由他下。这一番话撩的郑成生心里热热的,一连好几天掂量着手里的存折该怎么出手。郑成生开始找当地农民商量合作事宜,很快,他的两个本家兄弟就与他一拍即合,他们也一直寻思着要趁现在手里有钱搞个股份制的合作项目。

项目、合伙人明确了以后,郑成生几个便分赴福安、安溪等地考察学习,随着规模多大、投资多少、资金如何回笼等问题一个个的解决,一份内容翔实的计划书出炉了。

“我们当时去了安溪西坪镇考察那里的茶叶加工厂,他们的茶产业采用‘公司+加工厂+农户’经营模式。就是公司给加工厂下订单,加工厂与农户签订保价回收茶青协议。这样的话,因保价回收茶青,生产者只要茶叶增产,经济效益就会提高,而加工厂也不用担心没有订单,公司就更没有无销售产品的后顾之忧。”郑成生说。

2012年初,郑成生几个按照计划,先后拿出十几万到30万元钱入股。三个农民以股份制的形式,在村头原毛纺厂厂址上建起了乌龙茶加工厂,成了货真价实的“老板”。

2012年3月,郑成生的加工厂正式开工,尽管先期做的是绿茶粗加工,但是每吨仍可获利2万多元。对于明年的计划,郑成生表示要追加投资,购买先进筛选设备往精加工方面发展,那样将会获得更高的利润。

村企全面开花

“我们就是本着就近的原则把项目建起来,为什么呢?我们农民文化程度不高,也不懂投资,最适合我们的就是几个村民合股,在本地建工厂,我们可以给外面的企业代加工,或者加工自己的农产品出售,这样比较实在。”楮坪乡湖头村村民江忠贵说,他和村里几个村民早在2005年就已经合作建起了一个木制品加工厂,但是,随着木材采伐指标越来越少,木制品出口行业退税逐步取消,他们已经感到没有前景,都希望找一个替代项目又苦于资金短缺。好在这几年他在爱人的老家转包了几十亩低洼田种植太子参,收益了几十万元,加上原来木制品加工厂转让了20多万元,这些钱现在都投入到了新建的油茶基地去了。

“我去年把钱投到了村里的乌龙茶加工厂也分到了1万多元的分红,原来亲友们听说了我们这些年种太子参攒了一点钱,纷纷给我们出主意,让我们拿出一部分投资到外面,钱存在存折里那是一张纸,这个道理我懂,但是说实在的,我还是不放心,毕竟自己没有参与经营,钱在外,什么都是别人说的算。”英山乡半岭村村民老章的话不无道理。

如今,在柘荣农村,像郑成生、江忠贵这样靠种植太子参积攒了创业资金的农民有相当一部分成功转型做起了“老板”,家门口的企业让他们初次尝到了创业的甜头。

  • 责任编辑:陈延丰    标签:柘荣 参农
  • 打印
  • 收藏
  • 【字号
相关新闻
相关评论
东南网新闻援助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