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宁德频道首页 > 教师写作天地 > 正文

寒窑独白

nd.fjsen.com  2013-04-09 11:39:23 王海彬 来源:东南网  我来说两句

转眼,又逢中秋之夜,只可惜,圆月之夜月未眠;团圆佳节人未全。奈何,奈何。

我曾不住地幻想,倘若有一天,当你脚踏战马,身披红袍,凯旋而归时,我,究竟该以如何的心情去应对。或许我会无语凝噎,抑或泪眼茫茫地对你说:“我,从未离去!”我甚至幻想着你踏着疾风飞奔而至,飞奔至这荒芜了18个春秋的寒窑,飞奔至我的身旁;我甚至幻想着你深情地拥我入怀中,在我的耳畔,细语呢喃,迫不及待地将这18年来“黄沙漫漫赴战场,身骑白马越三关”的苦痛挣扎皆诉说与我。而我,只是笑靥如花地静视着你,端详着当初不顾一切勇夺绣球的那副年轻模样。

只是,这一切都只能够永远地尘封于我午夜辗转的梦中,永远,永远。

远山上那一株枯树,被丝丝缕缕的银晖洒亮,一如它曾经鲜活的脉络,历历在目。一切都似回到了我初嫁与你时的模样,回到那“小轩窗,正梳妆”的美好时光;只是,又有谁能够比我更加明了?这树,究竟是老了,青春易逝,韶华难留。它的叶,已不复曾经葱茏的模样。它的血液,一点,一点流失、风干,消逝殆尽。

空旷的天际,一声啼鸣,戚戚哀哀,打破了许久的静谧。我释窗而望,果真是那树上的孤鸟在声嘶力竭地哀号。这八月的秋风啊,我分明望见你娇弱的身躯在不停地战栗。鸟儿啊!你在愁什么?你可知这悲凉的鸣音,声声皆欲催人老啊!你可是,在竭尽全力地呼唤?呼唤那未归的伴呵!就如同此刻翘首企盼的我般?

月,此刻,终于拨开了天边那一团厚重的黑云,崭露面庞,又是一缕清晖,孤单地照耀在我的寒窑之上,我的手上,我的面庞。只是你为何不肯揭开那半遮面孔的团扇,许是不愿瞧见我这憔悴不堪的妇人模样。

平贵呵!你何时才能如我所愿,真真切切地出现在我的身旁,而不再只是我孤单的幻想。我不曾奢求你能够荣华富贵,我不要那虚伪冠冕,只盼你平安归来,回到我的身旁。平贵呵!你可知,我已深深沉湎在对你的思念中,不可自拔。只是你未何仍迟迟不肯归来,又莫非要等到那“莺儿雁子俱黄土”时,才能相见。

我始终不敌这岁月的风霜,我曾如雪的肌肤,竟开始一点一点松驰。我曾乌黑如瀑的发线,开始沾满了霜雪的斑点。细细的银丝,清晰可见;腐朽的气息,在我的身上,逐渐蔓延;我已不再是当初那个高楼之上,锦绣如花顾盼如飞地俯视着一群男人为争得我的绣球而争执不休的王宝钏了。即使事实并非我所愿,但我不得不承认,我老了。18年来,我同这武家坡一起,任由时光在一点一点侵蚀着我们。如今的我,只是一具只剩下衰老与惆怅的躯壳。我真的老了,就像那老树一般,渐渐枯萎。

人生若只如初见,所谓永恒,不过是输给了刹那的抉择与悔悟。原以为等待,是我对你的承诺,只是渐渐觉悟,那不过是爱情复加在你我身上沉重的枷锁。我累了,深深地疲倦于这渐渐模糊的思念中。

夜已深,远方的你,一切安好?莫要像我这般惆怅,在这明月夜,短松岗。

(本文作者:福鼎金桥学校九年(1)班  王海彬   指导教师:郑银)

  • 责任编辑:余瑧     标签:
  • 打印
  • 收藏
  • 【字号
相关新闻
东南网新闻援助频道
宁德新闻官方微信点击或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