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宁德频道首页 > 教师写作天地 > 正文

月圆之泪

nd.fjsen.com  2013-04-09 11:42:03 黄淑娴 来源:东南网  我来说两句

 

时光的年轮,一点点碾碎了我们明媚的青春。在此许流年中,一点点勾起了我们伤感的往事和逝去的泪水。

 

刹那芳华,红颜易老

 

一轮明月朗照天空,空气中弥漫的竟是无限的凄凉。“花自飘零水自流,一处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寄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你望着圆月,眸中的思念成线,缚住了自己的心。似水流年,你已不复当年可人,岁月一点点腐蚀了你清秀的脸庞,晶莹的白发悄然滋长。岁月带走的还有那段美好的无法羁留的时光。你依旧在思念,那个十八岁与你结为连理的男子,那个发誓一辈子说爱你的男子!亦不过是个陌上观花者,心怀眷恋而不哀戚,天明之后,淡淡走上他的长安古道。无限苦楚更与何人说:“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残酒怎敌他,晚来风急!”你轻啜一口温热的残酒,眸子已然变得月夜一般深邃。思念的疼痛令人窒息,骨子里镌刻着一袭白衣磊落的男子。而你,要做的是等——待。“不思量,不思量”,等待和邂逅都是宿命式的凄凉,唯忘不了你那两行孤寂的清泪。

 

空留王朝,对酒当歌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梧桐深院锁清秋。”在这西楼之上,望不尽的是茫茫的月色。我听见你说:“来来来,与我共饮一杯,今宵有酒今宵醉,明日过后愁更愁。”你蹒跚地向河边走去,河水倒映的是你憔悴的容颜,月光拉长的是你斑驳的身影。摇摇晃晃,又醉了过去。“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你独留这座残壁之国,稀疏梧桐依旧,却是人不同。你的愁,你的眷恋,你的亡国之痛,化开了,化入东风,化入江流。多年以后,再有清朗月夜,再有凭栏远眺,后来的人,想起的,都是这阕词和这个人。你那千古传唱的《虞美人》,在一片荼蘼艳情中,用血和泪唱出了宋词第一声。不知是谁留下了酸楚的泪?

 

大雁南飞,心自悲切

 

月华如水,挥洒在广阔无垠的大漠之中,却别有一番苍凉的韵味。“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在夕阳余晖的映衬下,你动人的脸庞如此坚毅。你跟着迎亲队伍,在骆驼的铃铛声中,走进了大漠。只是大漠的月色,在你的眼中如此迷茫。你突然忆起那深宫之中的男人,他在思念你吗?他还记得你的舞姿吗?他还记得你惊艳绝伦的模样吗?“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在那个金璧辉煌的宫殿,你低了头,舒了舒水袖。抬起头,曲了曲腰身,笑意缠绵,只为博得一人心。看着他痴迷的样子,你跳得更欢。只是,一切都来得太快,你为他,为他帝王之位,为他江山社稷,不惜放弃一切:你的身,你的自由。

一段邂逅,无声无息的结束。是否结局早已注定?是否逃不出命运的安排?是否一切可以重来?你轻嗤一声,一切早已冥冥之中注定。“砍了毛延寿又如何?陛下,时间回不去了。”大雁南飞,大漠的队伍不时传来琵琶奏乐,像一曲相思,剪不断,理还乱,只不过多了几分委婉的苍凉。可能,你永远都不知道,终有一个人在台阶上为你黯然神伤。春光已老,佳期如梦,离思如雨,一声声,空阶到天明。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当你再次回望这苍凉的月色,还有留下悲怆的泪吗?这轮圆月,承载了千百年来的美丽与哀愁,他们未圆的是与家人促膝长谈的梦。而我们,正在圆他们未圆的梦,那是幸福。

(本文作者:福鼎金桥学校九年(1)班 黄淑娴  指导教师:郑银)

  • 责任编辑:余瑧     标签:
  • 打印
  • 收藏
  • 【字号
相关新闻
东南网新闻援助频道
宁德新闻官方微信点击或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