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宁德频道首页 > 教师写作天地 > 正文

十八岁的天空

nd.fjsen.com  2013-04-09 11:52:16 王海彬 来源:东南网  我来说两句

“轰隆”、 “轰隆”!打了几声响雷,天便忽得阴下了脸。鹰子不耐烦地撇了撇干裂的嘴唇,坐在这硬梆梆的木箱子上,他显然按捺不住了:“师傅,这车什么时候到站啊?一路颠簸地,受不了。” “瞎猴急啥?你又不是不知道俺们这儿,这一下雨,路就更难走了,唉!……”司机大叔麻利地按了按喇叭,摇了摇头,车又颠簸地驶向前方…… 持续几天的干燥,一下雨,便滴滴都如豆子般滚圆。“吧嗒,吧嗒……”“豆子”跌进了池塘中,涟漪便一圈圈的弥散开来,偶尔从青翠欲滴的草丛中,蹦出只青蛙,“呱,呱”不厌其烦地鸣唱着黄昏的歌谣。 “鹰子他爸,快去瞧瞧鹰子回来了没,这小子,个头高了,翅膀硬了,越发不着家。”鹰子他妈掸了掸身上从菜园子里带来的灰尘,往灶膛里又添了些柴火。鹰子他爸刚踏出院门没几步,便发现了大老远走来的鹰子。于是弯着腰又进了院子。十八岁的鹰子,丝毫没有18岁应有的豪气:背着个不知缝制过多少回的军绿色背包,低着头,有气无力地踏进了家门。一进家门,他便看见了母亲在浓烟滚滚的灶间中忙活着,想起今天是中秋节,不禁鼻子一酸,脑子一热,眼眶又红了…… “鹰子,回来啦,傻小子,怎么不进家门?在门外傻站着做什么。”鹰子他爸边说着边替他卸下了那个军绿色的背包,随手放在了破旧的板凳上。鹰子进入屋,鹰子他妈便从忙活的灶间出来,打量了鹰子一眼,不禁笑出声来:“臭小子,舍得回家啦。”鹰子搔了搔头皮,也咧开嘴笑了。那一餐,他吃得食不知味,因为一直有一些话,哽在他的喉中。 “爸。”鹰子他爸正在吞云吐雾,呛得鹰子鼻头发膜。“什么事?”他抬头看了一眼鹰子。 “爸‘我……我不想读下去了,我这人也够笨,念啥啥不会,这钱还是留给妹子上学用吧。”鹰子他爸慢慢地起了身,吐了口烟气,走到庭院外,对着没有星星的天空出了神。鹰子也起身走出门外,沿着小溪踱起了步子。他看见,七岁的妹妹正坐在大石板上耷拉着脑袋。他笑了,却又哭了。 “妹子,哥教你识字好不好?” “好啊!好啊!”妹子拍着手掌欢呼雀跃。借着月光,他用木棍在沙地上依稀划出了几个大字。 “妹子,瞧,跟我念‘中——国’” 月光下,星空中,搁浅了两汪晶莹的泪。鹰子回到学校,那晚的言语,似乎让父亲全遗忘在了脑后。生活对他来说依旧庸碌,时间依旧荒芜,生活并没有因谁而改变。只是那一天,他的生活竟然照进了一丝阳光。 “林鹰,出来一下。”班主任素来严肃的面孔今日也露出了笑容。林鹰低着头走到了办公室,心想:近日自己并没有犯什么错误,怎么今日……?正思忖着,班主任从抽屉中取出一个信封递给鹰子,“打开看看吧。”鹰子硬着头皮打开了信封,刚一打开,他便呆若木鸡:里面竟是一杳整整齐齐的钞票。“林鹰,这是政府给你的补贴,你要感谢政府呀!”鹰子一个劲地点头,他现在只想把这消息告诉家人。哦!他们一定会乐疯了的!他简直不敢想象。这一周,他迫不及待地回了家。坐在干净的车厢里,他竟沉沉地睡去了。待一觉醒来,才发现车已到站,他欢快地就像只山雀蹦下了车:“大叔,这车咋不颠簸了,嘿!还真快!”司机麻利地按了按喇叭,咧开了嘴喃喃道:“国家政策好啊,好啊……” 车一到站,鹰子便看到了在候着的爸爸,不禁嗔怪道:“爸,不用走这么远路来接我,我都18了,又不是小孩子。”鹰子他爸听了也不恼,咧开嘴笑道:“就怕你找不到回家的路里!” 一路上,鹰子都是跟在他爸身后走的,他爸说得没错,坑洼的泥路如今都变成了康庄大道,鹰子哪能认得?父亲的脚步在一栋二层小洋楼前停下,鹰子的心一惊:“爸,停在这儿做什么?不是要回家吗?”“傻小子,到家啦!”鹰子他爸捋着腮边的胡子。鹰子瞪大双眼,愣在一旁。走进屋子,鹰子差点儿叫出声来:电视机、电冰箱还有电风扇……赫然入目。 “妈,妹子呢?”“上学去了,她老师说,政府体恤咱老百姓,九年义务教育,根本用不着花钱。” 鹰子笑了,笑得那么天真,那么灿烂,这是18岁应有的豪气!餐桌上,鹰子他爸依旧抽着旱烟,看了一眼鹰子,咧开嘴笑道:“娃,都靠政府给农民的补贴与帮忙,咱家才有现在的生活,鹰子,长大了,一定要报答祖国……”父亲的眼眶忽得湿润了。鹰子走出家门,抬头望着那布满星辰的天空,“扑哧”一声笑了。 “妹子,哥教你写新字好不?” “好,好!” 鹰子摊开信纸,用钢笔在上面勾勒出了几个大字:祖——国——万——岁!改——革——政——策万岁!台灯昏暗的光晕中,充斥着两颗赤诚的心。鹰子抬了抬头,望着一望无际的天空,又一次会意的笑了。哦,十八岁的天空。

(本文作者:福鼎金桥学校九年(1)班   王海彬    指导教师:郑银)

 

  • 责任编辑:余瑧     标签:
  • 打印
  • 收藏
  • 【字号
相关新闻
东南网新闻援助频道
宁德新闻官方微信点击或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