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写作天地 > 正文

nd.fjsen.com 2013-04-09 12:01  王海彬 来源:东南网 我来说两句

月,轻轻敲开夜的窗,无声的回忆在这片天空搁浅。远处的花在岁月的风中凋零,隐隐间,一缕若有若无的香在鼻间缭绕。

我该如何去审视你,在这漆漆的夜中。

却道垆边人似月。

浣纱清溪,柔指纤细,鱼儿沉水为你迷。纤纤素手荡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打碎了这平静如镜的池面。“清清浣纱水,难洗亡国恨!”那么轻柔却又如此愤慨。

柔美的女子啊,你为何感叹?是为这苍苍茫茫的天地?抑或是已沦为吴土的残败之国?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情到浓处花事了。

何为情?情便是你与他初相见时的天崩与地裂。你也曾坚信“执子之手,能够与子偕老”。你也曾天真善良地认为情所至矣,情乃命。一枯灯残烛,你也曾不止一次地劝慰他“范蠡,你乃越国之天将,就注定要担起挽救越国的天任,这个,我懂。”

与君相逢,萍水路,恰似春风拂杨柳。挥手别离,他那手持利剑,身披铠甲的背影在浩浩荡荡的队伍中渐行渐远。两行晶莹的液体从你的双颊渐渐滑落,留下两条凄美的弧线。

哪堪枝头花渐落。

深闺灵秀,倩影悠悠,轻盈漫步在红楼。晨为越溪女,暮作吴宫飞。一袭厚重的宫装毫不留情地将你的自由包裹,却裹不住你无尽的思念与情愁。

淡妆妩媚,浅笑低回,名花倾国人欲醉。

为你沉鱼落雁的美,吴王夫差与之神魂颠倒。修练兵马的姑苏台改造成了与你共乐的春宵殿;灵石山上建起了馆娃宫。但你,还是在黑夜独自泣饮。

远眺江河,家在何方?

即使你是勾践“精心包装”的礼物,但夫差依旧深信不疑,只为你沉鱼落雁的美。

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范郎此时身在何方,他的情又在何方?

历史轮回,江山已易主,勾践的处心积虑换回了一国之主。而你,此时又是在何方?

越王大有堪羞处,只把西施赚得吴。采苹山上绮罗身,响屐廊中金玉步。那浪涛汹涌的江河竟成了你最后的结局。历史上最悲壮的美人计,人世间最凄美的情中情。而你,却依旧无怨无悔。

西施,你有的又岂是凡脂俗粉的美?你用纤弱的肩扛起了沉重的家愁国恨。

夜,漆漆寂寂,月亮流泪了,她也在为你诉尽衷肠吗?

窗外的雨“嘀嗒”, “嘀嗒”那可是你两行晶莹的珍珠泪?

(本文作者:八年1 王海彬 此文在校级现场作文竞赛中获得一等奖)

  • 责任编辑:余瑧    标签:
  • 打印
  • 收藏
  • 【字号
相关新闻
相关评论
东南网新闻援助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