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宁德频道首页 > 正能量 > 正文

儿童遭遇性侵害怎样应对?

nd.fjsen.com  2014-10-17 16:08:27 来源:公益时报  我来说两句

12日,再爆北京一打工子弟教师性侵女同学案件。事情发生之后,女生家长表示非常煎熬,不知道该

如何是好,希望女儿能尽早从阴影中走出来,回归健康的生活状态。

近期儿童性侵案频发,仅9月份以来就爆出多起引起全国关注的重大案件。正值天真烂漫的儿童,我们该如何保护他们的安全?一旦发生性侵行为,怎样应对最为合适?

不要害怕外界帮助

深圳市温馨社工服务中心的督导周红萍,负责中心的儿童性安全防护教育项目。遭遇性侵后应该怎么办?她表示,不管是未成年人还是成年人,遇到这种事情,都应该勇敢地说出来,保护自己,拒绝性侵行为。尤其是儿童,要第一时间告诉老师、家长或者学校的社工自己受到了伤害。最先了解情况的人应该首先安抚孩子的情绪,帮他保密,避免孩子受到二次伤害,不要责怪。及时就医、报警,如果可以的话,做伤情鉴定。

“在这个过程中,孩子通常都会有一定程度的心理伤害,尽量联系心理咨询师等帮助他。这样是比较理想的。”周红萍说。

周红萍向记者讲述了她和同事所介入的一起案例。今年8月,某街道妇联转介了一个13岁智障孩子的单亲母亲的求助。在某小区的游泳池,13岁的智障孩子G猥亵了一个6岁的小女孩M。

当时G没在大人的看管下,跟M在一个游泳池里玩耍。走上岸时,M跟爷爷说下面痛,爷爷问是怎么回事,M说是G摸了她的屁股,G当时也承认是因为好玩摸了M。社工接到案件后,立即到求助者家里进行了家访,从G的母亲那里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她说,事发后,对方(M的家长)要求赔偿10万元,派出所的警官说是外阴有撕裂伤,处女膜没有破裂。这位单亲妈妈L女士的儿子G3岁时被鉴定为先天性脑瘫,丈夫离开了他们母子,她为了抚养残疾的儿子,没有正式工作,表示没有能力赔偿10万,双方约定进行第二次调解。

社工在为L女士服务时,在情绪上给予了支持,并就此案件向区妇联志愿者律师团的律师进行了咨询。律师表示G是智力残疾儿童,不能视为刑事案件,只能视为民事纠纷,对方可以要求调解或上诉途径处理。通过社工陪同L女士跟对方家长多次调解,在派出所达成赔偿一万元的协议。L女士表示可以接受,她也向对方书面道歉。目前L女士与儿子正在接受由社工提供的沙盘治疗服务。

但是当社工希望跟进被猥亵的小女孩及家长时,家长拒不接受,并且拒绝提供联系方式。

周红萍表示:“性侵案件一般是非常隐蔽的,如果不到需要调解的程度,一般不会找社工,所以在这类事件中,跟进女童这方面是比较难的。这个案例,如果对方不是一个残障儿童,女方可能也不会接受社工的介入。”

安全比“乖”更重要

“因为大多数家长不愿对外求助,目前事后跟进心理辅导工作很难开展。所以说事前预防尤为重要。”周红萍表示。性侵害事件对儿童的心理功能会造成短期和长期的影响,比如抑郁、孤独、低自尊、创伤后应激障碍、人际关系困难、自杀倾向、性问题(如性早熟、性攻击等)、各种人格障碍(最常见的是表演型和边缘型人格障碍)等。

而目前的家庭教育中,多数家长针对儿童的性教育,以要求儿童穿着行为合乎社会规范为主,告知儿童不能暴露生殖器官(尤其是女孩子)。在去年媒体连续爆出儿童性侵案后,家长们防护意识有所提高,但只限于询问儿童是否受到伤害,短期告知儿童不能让他们触碰、伤害生殖器部位,但是热点期过后,家长的防范意识就下降了。

周红萍表示,部分儿童有一定的性安全防护意识,知道什么部位不能碰。但是在情境模拟中,孩子不认为“模拟的坏人”是不安全的,觉得好玩所以不拒绝性接触行为。根据目前看到的两份研究资料,60%的儿童性侵案例都是熟人作案,以引诱孩子为主要手段,因此怎么训练孩子有坚定的性安全防护意识和习惯,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议题。

温馨社工今年下半年在深圳多所小学和幼儿园开展的儿童性安全防护教育项目中,社区剧场《美羊羊的秘密》让孩子们认识和保护自己的隐私。剧场故事中,美羊羊被灰太狼叔叔摸尾巴了,觉得很不舒服,心里害怕,便一直躲着他。妈妈发现后,问美羊羊:“怎么不喜欢灰太狼叔叔了?”美羊羊如实讲了,说之前不敢告诉妈妈,因为怕妈妈觉得自己不是乖孩子。妈妈说,小孩子的安全比乖不乖更重要,你觉得不舒服,一定要拒绝并且大胆地告诉妈妈,这才是勇敢的孩子。

剧场的表演也邀请家长参与进来,在真实情景中告诉孩子怎样做是对的,并通过指导手册让家长形成儿童性安全教育的习惯,引导孩子的意识落实到行为的改变。

■ 本报记者 王会贤

  • 责任编辑:宁德编缉     标签:儿童 性侵害
  • 打印
  • 收藏
  • 【字号
相关新闻
相关评论
东南网新闻援助频道
宁德新闻官方微信点击或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