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宁德频道首页 > 宁德诗词 > 正文

现代诗接受之“难受”

nd.fjsen.com  2016-09-27 17:12:39 陈仲义 来源:中国艺术报  我来说两句

百年新诗,在它初始的白话阶段,人们多围绕它的浅显、散漫进行评骘。如今进化到艰涩的现代阶段,则遇到更多隐晦问题。深入本体内里,找找症结,才发觉其实我们所知甚少。或许这一“尤物”潜藏太多秘密,至今依然让我们许多读者感到头痛、难受。

新诗的前沿地段——其先锋、尖端部位,我们称之为现代诗。现代诗较之其他现代文类,尤显得神奇缥缈,高深莫测。虽篇幅短小、结构简括,在受众那里却无时不出现“说不清,理还乱”的种种疑惑。许多事实表明,现代诗的接受充满“风险”,细心加以整理,可能有以下六大接受“难受”点或瓶颈。

接受准入:须反复“把玩”

这是现代诗接受的第一道门槛,表面看门槛很简单,数行数十个字,但玄关背后,现代诗就宿命地在懂与不懂、隔与不隔、明白与晦涩之间兜圈子,仿佛千年魔障,难以化解。为破解难题,好在古人很早就拿出方案,既科学又贴心地把诗歌分为三大类“可解、不必解、不可解”(《四溟诗话》),真乃大大的智慧。于是,吞服定心丸的人们获得了告慰:现代诗,同样允许有“三分之二”的“隔绝”状和“幽闭”状,不宜用是否“读懂”来作为现代诗接受的准绳。保留现代诗“难受”的“不懂性”,应该是现代诗得以生长的一份自在?

国外有人统计,诗最好的接受行数为12行——它适合视觉感官在单位时间的舒适度。爱伦·坡曾说过,好诗都是短的:“由于心理的规律,一切刺激都是短暂的。一首诗必须刺激,才配称为一首诗,而刺激的程度,在任何长篇的制作里,是难以持久的。至多经过半小时,刺激的程度就松弛——衰竭——相反的现象跟着出现——于是这首诗,在效果和事实上,都不再是诗了。”因而要取得接受的较好效益,不能忽略反复性的诵读“安排”与“把玩”,因为它“预置”了太多的机关。不是吗?“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吟”,古人非常质朴地道出了这方面的经验。美国现代诗人巴巴拉·赫斯也说过:“诗的伟大奇妙之一便是:它小小的篇幅,它所占的短短时间——仅仅四五行的一段——却能拥有如此漫长的生活,却能拥有实际上需要若干岁月才能结束的故事。”要想在短时间内穿越漫长的时空故事,唯有多次往返摩挲,才可能度过接受的第一道关口。

接受走势:“奇异的吸引子”

有论者从新兴的混沌学科借鉴到某些合理质素,引入到“混沌阅读”学中,其中涉及一种“奇异的吸引子”,左右着人们的阅读行为。笔者愿意将这种具有引领性的东西视为阅读接受“趣味”。一般来说,在“奇异的吸引子”——阅读趣味的牵扯下,现代诗的阅读接受通常会展开两种走势:一是高度集中的“顺看”。诗不同于其他文类的最突出的外在形式是分行,分行排列这一先期的“刺眼”形式,首先把阅读胃口吊了起来,并给出警示——虽然同其他文字的阅读顺序毫无二致,依然沿着横向水平做历时性运动,但因其形式独特,你必须高度凝神、静心、专注,甚至调度全身心感觉全方位投入,否则,你会在每一小步的前移中滑倒。二是随意“插看”。许多时候是随便瞄上一眼(一瞥、一眯、一眨),漫不经心,信马由缰。岂知遭遇是一个词(第一次见到)、或一个“诗想”(完全陌生)、或一行细节(超常触动)、或半条“病句”(百思不解)。恍若微不足道、却又如冰凉的水滴,在记忆的溶洞倏忽“滴答”你、警醒你,让你改变原来的随意、轻慢,重新回过头来,步入正规的开始。瞬间的揪心力量,何妨不是一种“奇异的吸引子”,伴随着或“先入为主”或“随意倒插”或“意外领先”或“半途闯入”,现代诗的阅读接受平添了几分扑朔迷离?

  • 责任编辑:谢惠丽     标签:现代诗
  • 打印
  • 收藏
  • 【字号
相关新闻
相关评论
东南网新闻援助频道
宁德新闻官方微信点击或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