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宁德频道首页 > 文化艺术 > 正文

评话剧《人生不适情》:难从难安的故事沁人心脾的情感

nd.fjsen.com  2016-10-14 16:08:29 来源:中国艺术报  我来说两句

难从难安的故事,沁人心脾的情感——评南锣鼓巷戏剧节闭幕大戏《人生不适情》

话剧《人生不适情》剧照

第七届南锣鼓巷戏剧节闭幕大戏《人生不适情》日前在中华世纪坛首演剧场结束了二轮演出。这部剧的演出团体是由大量非职业演员组成的树新风剧团,这已经是该剧团的第二部作品了。编导顾雷是北京理工大学的生化工程硕士,从大学期间便开始戏剧创作,也许正是理工科的教育背景,让他有着一种情理相容的人文情怀。

“适情”一词,来自苏轼《哨遍·春词》中的一句:“醉乡路稳不妨行,但人生,要适情耳”,其意为人生要随缘从时,随遇而安,而《人生不适情》讲述的正是人的难从难安。剧中呈现的四个故事是由剧团成员讲述的多个真实事件组成的,其中《骨灰》分成四部分,串起《驿站》《检查》《两个故事》三场。妻子离开了,老人身体瘫痪,已不能言语,只能发出咿呀之声,他怀抱妻子的骨灰,久久不愿放手;一位旅人出现了,他也正经历着身边人的生死,他的父亲刚刚去世,妻子快要生产了,但就在出差途中的旅馆里遇到了年轻时暗恋自己的女生,那久远的、深藏心中隐而未发的懵懂情愫,在这小小的旅馆房间中随夜晚的清风,弥散出一缕芬芳。他们轻轻相拥,又淡淡告别;老人大概从未放下那一坛骨灰,他想再看看妻子,却从骨灰中掉落了一颗虎牙。老人想起那被妻子的虎牙划破的嘴唇,抬起头,仿佛又看到年轻的妻子正坐在钢琴边,弹着那首他熟悉的曲子。老人在梦中怀抱着妻子,醒来,手中是那坛骨灰;医院里来了一位非要做检查的老妇,她年轻时曾有过一段炽热的恋情——他们在小旅馆里听着音乐,跳着舞,热烈地相拥。但在那个年代,两情相悦竟“有问题”,单位主任一边审问两个年轻人,一边体验着情感骚动的兴奋。女人看到了男人写的检查,他竟把责任都推给她,一时间,她觉得天旋地转。直到老去,她永远在检讨着自己的“问题”,昏暗的灯光下,她偶尔还会拖着老去的身体木偶般摆动着,那是当年的舞步;在海南,人们纷纷投资种植小叶紫檀,期待数百年后为子孙留下一笔财富,而老人却想能够与妻子同埋树下,同生为树。他们憧憬着百年之后,做了茶壶筷子的他们还摆在一间屋子里;一个二十多岁的脑瘫青年正喋喋不休地讲着滑稽幼稚的构思,为了拍电影他甚至以死相逼,电视台的编导不堪其扰,将青年的母亲试图贿赂自己的事告诉了他,本想让他放弃,却让他有了新的灵感。母亲懊悔没能让孩子拥有正常人的身体,只能尽一切努力让他去尝试;老人去世了,他儿子将父母的骨灰撒入土中,那一株小树苗在一抹温暖的夕阳下迎风摇曳。

  • 责任编辑:谢惠丽     标签:评话剧
  • 打印
  • 收藏
  • 【字号
相关新闻
相关评论
东南网新闻援助频道
宁德新闻官方微信点击或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