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宁德频道首页 > 本网原创 > 正文

屏南一林地纠纷久拖不决 征地补偿款到底归谁?

nd.fjsen.com  2018-01-30 16:20:48 来源:东南网  我来说两句

东南网宁德1月30日讯(本网记者) 近日,屏南县甘棠乡村民吴克往在东南网《直通屏山》留言反映称,自家的一宗林地被屏古高速公路甘棠段征用,因与同村另一村民因林地权属问题产生争议,致使近18万元征地补偿款2年多来迟迟无法下发。

对此,屏南县甘棠乡人民政府表示,已多次组织双方协商调解,并委托第三方司法鉴定所进行鉴定,但一直无法达成一致意见。

图为争议山场所在地。

图为吴氏家人现场向记者指认深坑里 五斗垅所处的具体位置。

林地谁的?双方各执一词

据吴克往介绍,2015年,他家一宗土名为“深坑里五斗垅”的林地被屏古高速公路甘棠段征用,涉及面积18.42亩,加上青苗赔偿,应补偿人民币171766.5元。然而,同村村民李章淋却以其所持有的《土地房产所有证》屏字第2438号,持证人为李文登登记土名为“伍嶺垅”,认为被征用的林地应当归他们家所有。

“我们有‘深坑里五斗垅’的土地证,与征地补偿协议所属的地点是一致的,而李章淋所持的土地证上是‘伍嶺垅’,完全不是同一块地,这征地补偿款理应归我们!” 近日,吴克往义愤填膺地向记者说。

当日,记者看到了两家人1952年的土地证复印件。吴克往持有的“福建省屏南县土地房产所有证屏字第24512号”第七栏明确标注着“宅前深坑里 五斗龙”,并有着清晰的四至(土地科学术语,地籍上每宗地四邻的名称)。李章淋持有的“福建省屏南县土地房产所有证屏字第24382号”第三栏标注“甘棠伍嶺垅”,也有着清晰的四至,但与吴克往的四至不一致。

“在甘棠乡,随便找个年纪大点的老人家都知道,我们这里只有‘五斗垅’,根本没有‘伍嶺垅’。”吴克往站在山头上指着那片被征走的林地向记者说道,这块林地自他爷爷那辈起就由他们负责管理,只是近十几年来,一家人都在外经商,很少经营那块林地。

正如吴克往所说,当日记者在甘棠村随机采访了几位与当事人无相关利害关系的村民,他们均表示,在甘棠只有“五斗垅”,并不知道“伍嶺垅”具体在什么地方。

然而,李章淋告诉记者,他土地证上所载明的“伍嶺垅”就是“五斗垅”。“有史以来这块地就是我们在经营管理,我有两本采伐地山名为‘五斗垅’的林木采伐许可证可以证明。”李章淋说,当初他的堂兄盖房子需要木材,就是拿着这本土地证去办的林木采伐许可证,这块林地也一直由他们在经营管理,所以他认为征地补偿款也理应归他们所有。

两年多来,吴家与李家因这笔征地补偿款闹得不可开交,村委及乡政府组织多次现场调解,但谁都不愿意退步,一直未能合理调解。

此外,记者了解到,两家纠纷所涉及的山场,其实早在1983年林权改革时,已登记为甘棠村委会所有。

记者从甘棠乡倪姓副乡长处得知,两年来,乡政府就这笔补偿款的归属问题与双方进行了多次协商,并寻求第三方司法鉴定机构作了鉴定,但均无结果。目前,该乡根据1983年甘棠村的集体林权证,已将该笔征地补偿款暂时汇入甘棠村委会,待双方协商成功或走法律途径解决后,根据具体情况再进行二次分配。

图为吴和李双方提供的1953年的土地证复印件。

不被认可的司法鉴定

据当地乡政府相关工作人员介绍,两家人提供的土地证都是真实有效的,以前由于技术条件限制,没有专业工具,对林地范围的描述粗糙,没有具体的坐标,“四至是写东南西北到田、湾、路等,大家对这些土名和表述也有不同的理解。为了寻求公平公正的解决这件事情,我们寻求了第三方司法鉴定机构介入。”

2017年10月28日,福建森生司法鉴定所受屏南县甘棠乡甘棠村民委员会的委托,对吴克往和李章淋所持有的土地证上争议的林地四至范围现场坐落位置进行了司法鉴定。

据福建森生司法鉴定所提供的林业物证司法鉴定意见书阐述,司法所通过双方提供的土地证等相关证明材料,实地核对两方人现场指认范围,并比对土地证上的四至。分析得出,李章淋所提供的土地证四至与现场指认争议地的四至相吻合;吴克往所提供的土地证四至与现场指认争议地的四至不相吻合,司法鉴定意见书还对双方所持有的土地证具体范围作了详细标注。(详见图片)

由福建森生司法鉴定所作出的司法鉴定意见书,图为该所鉴定后标示的争议山场24382号、24512号土地证记载的林地位置图。

意见书还阐明,通过李章淋所提供的土地证,结合其持有的林木采伐许可证,“可以推断24382号土地证上的‘伍嶺垅’就在实际地名‘五斗垅’山场附近,或者有可能就是1952年发证时的笔误。”

对此,吴克往家人提出了疑义,他们认为,鉴定机构的司法鉴定是具有法律效应,怎么可以出现“推断”、“或者有可能”、“笔误”类似模凌两可的表述?“对方持有的林木采伐证上采伐地山名是‘五斗垅’,而土地证又是‘伍嶺垅’,如果他们的采伐证是非法取得的,那么这些是不能作为司法鉴定的证据。”吴克往说,“司法鉴定所的鉴定不公正、不公平,我们不认可!”

此外,吴克往还提出,鉴定机构的司法鉴定认为,吴家现场指认时林地南、北两向为“湾”,土地证上南、北两向四至与实地不相吻合的说法是不合实际的。吴克往说,根据实地勘察,“深坑里五斗垅”其南北至水田已荒废已久变成山湾,但其田埂仍在,田轮廓基本清楚,所以四至是清楚一致的。

针对吴克往的说法,甘棠乡张居进、叶早武、张同光等数十位村民都认为该地早期确为水田,并为吴克往做出了书面证明。

对于吴克往家提出的疑义记者询问了福建森生司法鉴定所,该所一名工作人员称,鉴定材料是由委托方甘棠村委会提供的。“如果当事人对于鉴定有疑义可以申请再委托一家司法机构做鉴定。”

吴克往说,“我多次向村委会提出要申请再委托一家司法机构做鉴定,但是当地政府就是不给开具委托司法鉴定委托书,所以现在事情才拖了这么长时间。”

据吴克往提供的一份材料显示,他曾于2017年9月15日去屏南县政府上访,提出解决征地补偿款事宜,当时该县负责接待群众来访的副县长陆东炫作出指示,要求县高速办协调甘棠乡政府抓紧予以调处。如今已过去近4个多月时间,为何该起林地纠纷仍迟迟无法得到妥善处理?

  • 责任编辑:廖少锋     标签:屏南 林地 纠纷
  • 打印
  • 收藏
  • 【字号
相关新闻
相关评论
东南网新闻援助频道
宁德新闻官方微信点击或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