霞浦元宵茶:波澜壮阔终将不敌清浅和风

nd.fjsen.com  2016-03-11 17:36:10 来源:网络  我来说两句

霞浦元宵茶:波澜壮阔终将不敌清浅和风

李韬

我有个小兄弟雷雄在宁德开办茶叶公司,他是个有想法的人,对于中国茶叶是真的热爱,而又觉得按目前的销售理念和办法前路狭窄。我们互动较少,然而彼此关注。一日,他忽然说,送我点茶尝尝,不几天就到了,除了老白茶,还有一盒“霞浦元宵茶”。雷雄说是社前茶。社前茶是个什么概念?我还真不知道。不知道就问,雷雄说,就是春分前采摘的茶。明前已经是很嫩了,宁德近海,水汽蒸腾,茶树早萌,居然春分就能采了。

仔细查查历书,社前,原来是指“春社”前。古时立春后第五个戊日祭祀土神,称为“社日”。社日在立春后的41天至50天间,一般比清明要早一个节气光景。这种社前茶,十分细嫩,不可多得。唐时入贡的湖州笋茶就在社前采制。《苕溪渔隐丛话》说:“唐茶惟湖州紫笋入贡,每岁以清明日贡到,先荐宗庙,然后分赐近臣。”从当时的交通条件看,要赶在清明以前,把紫笋茶从浙江湖州送到京城长安,采制至少要提前一个节气,亦即在春分时节了。

1981年,福建省宁德市霞浦县茶业局从霞浦县崇儒乡后溪岭村“社前茶”群体品种中采用单株选种法培育出了“福宁元宵绿”,后被著名茶人张天福改名为“霞浦元宵茶”。

霞浦,霞光之城,浦上传奇。一个铺满阳光与晚霞的城市,一个滨海之上建立起来的传奇之地,一个风景如名字般美丽的地方。我没有去过霞浦,却看过不少霞浦的照片,尤其是霞浦杨家溪,茂林葱茏,民风绰约间有旧时风貌,仿若“海国桃源”。

此地之茶,想来不差,因为茶毕竟是个地力之物。打开茶盒,干茶倒没我想象的细嫩,色泽黄绿夹金,外形笋状扁平,很像是西湖龙井。闻了闻味道,居然也是淡淡的豆香。茶叶不好分辨,但是“泡”是很好的办法。慢慢泡了开,一尝,味道其实还不错,香气高扬,但是这种香气已经开始变化,在豆香里慢慢有了一丝海风的味道。接连两泡,香气都不错,但是已经完全变成草叶香。再泡一遍吧,香气、汤色衰减的非常突兀,清中留韵的感觉不够。再看叶底,已经恢复成肥大略微中空的笋芽,似乎有成长过快的感觉。也许换个比拟,更像看遍世间繁华的丽人,无所求,无所留,放下香软,淡淡一笑,是三月里轻轻拂过面颊的清浅和风,恍惚间轻愁无痕,只留倩影天地间飘荡消散。

霞浦元宵茶,可能是采摘过早,地力累积不够,故而先是香浓,却很快衰弱;然而叶片已经不算细嫩,似乎又很难判定。其实想到,中国目前不怎么承认平和安定的生活是一种成功,只有拼抢的波澜壮阔才足以自傲。所以才看到那么多本应玩耍的孩童,在努力的和睡神抗拒,鹦鹉学舌的念着ABCD;高考过的学生,发泄般的撕碎书本,洒落厚厚的漫天飞雪,成为应试教育的深深叹息。

我倒宁愿霞浦元宵茶做回自己,作一款低调的茶。平和宁静,没有岩石般的辛烈,也没有花香般的招摇,既不去拼刚烈醇厚,也不必仿龙井般清净平和,更不用媚俗去妩媚妖娆,在霞浦的晨光里,默默散发远离尘嚣、默默无语的从容。传递给喝茶人的心平气和,最终会在心中流动出横斜的疏影,温雅的暗香,映着窗前清凉的月色,享受当下、哪怕片刻的静如止水的温柔时光。

  • 责任编辑:宁德编缉     标签:霞浦 元宵茶
  • 打印
  • 收藏
  • 【字号
相关新闻
相关评论
东南网新闻援助频道
宁德新闻官方微信点击或扫描关注